有朋友要给朝鲜领导人写公开信,问我是否合法。信的大意是:“金正恩委员长,听说阁下和川总私交很好,请拉我们一把吧!川总太忙,承诺了好一阵子了,连口罩还没有解决。只能请阁下以私人名义帮忙了。

“美国真的不会造口罩啊。如果会造,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一月底,口罩已脱销;脱销后没有补货;至今仍无货。如果会造,两个月了,可以造很多了。

“硅谷缺口罩。阁下是强国的当家人,不能看着不管啊。凭阁下和川总的私交,给他打个电话或写封亲笔信,鼓励他在硅谷疫区面临巨大难关和挑战之时,有正确的判断、积极的行动。稳定了硅谷,才能稳定全球。

“若川总老人家不理,请阁下号召英雄的朝鲜人民赶造一批口罩,支援疫区百姓。

“听说阁下和其他国家的元首、首脑们私交也很好。麻烦阁下联络他们,邀请愿意同朝方一道加强疫情防控领域合作的领导人,以私人名义,帮助硅谷解决口罩问题。”

我告诉他,这里确有问题。美国有一个休眠了221年的劳甘法(Logan Act),还有效,后来编入美国法典18 USC § 953。该法禁止公民,未经授权,与外国官员直接或间接地接触,做有损国家外交关系的事,违者将被处罚金或三年以下监禁,或二者并罚。

幸亏早打招呼,否则有可能被人家折腾一阵。联邦地检署可以用这个法律指控公民,虽然他们未必能赢,但被告要从司法机器的齿轮里挣扎出来,至少要烧两万美元律师费。

牢干法的背景是这样的:1798年,美法关系紧张,费城医生乔治·劳甘去法国旅行,说服法国解除了对美国的禁运,释放了美国的船只和水手。 但是,前总统乔治·华盛顿,时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和对法国怀有敌意的联邦党人不仅不感激,反而对劳甘百般谴责。

联邦党人众议员格里斯瓦德提出法案,很快被国会通过,并由亚当斯总统签署为法律,1799年生效。此法把类似于劳甘的行为定为犯罪,故得此名。历史上曾有多人被指责违反了劳甘法,但只有两位被正式起诉,无一被定罪。

如果这位朋友未经白宫方面授权,擅自联络金委员长,弄出让川普感到恶心的事来。小心被联邦地检署起诉,触犯了劳甘法。


您也许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