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在微信上温柔善意地说了拜登几句,今天有位老哥来电话关心我,说我映射拜登“极端种族主义者”欠妥,要我注意影响,别给自己惹麻烦。我知其意,承认给人家戴大帽子不对。不过,我说,美国的政治水平不高,孩子可以随便生,领导可以随便骂,没人管。

亲爱的黑人兄弟弗洛伊德不幸牺牲后的两个星期,华盛顿的几位老年痴呆政客把“单腿跪”演绎成了贻害万年的人权符号。阴阳怪气的拜登率一众白奴轮番下跪之后,谁还敢用这个流传了一千多年的标准姿势求婚啊?这个姿势让人回想起I can’t breathe, Mom! 想起弗洛伊德的永不瞑目的不散阴魂,想起美利坚前副元首下跪拜鬼的丑恶姿态,想起BLM的阴风邪雨。

弗洛伊德现在不论在哪里,看见南希、拜登装模作样的下跪还有市长鬼哭狼嚎的样子会说什么呢?他会骂:为了二十块钱俺丢了宝贵的性命,俺被埋葬了之后你才主张发钱!fU,不论你能不能当上总统,你都差俺$315751!这笔账一定要算!你们就算把全国的警察局都撤了,这钱你也得还!你的承诺在阳间若不能兑现,在阴间必须兑现!

我经常嘲笑川普的政治水平还不如中国河南一带县委副书记的水平。可笑的是,弗洛伊德之死让美国的一串儿政客亮相,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的政治水平还不如村干部的水平。水平低,再正确也没用。水平高了,不正确也无所谓。本来,川普的位子该让给杨安泽了。拜登把安泽撵出去,又加上这一跪,又让川普捡了个大大的便宜。川普命好,四人帮该灭了。


您也许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