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地方出气的时候,骂骂总统,效果比喝普洱茶好,和喝清肺顺气汤差不多。在这个国家,由于法院有权执行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任何人可以骂华盛顿、林肯、罗斯福、川普,也可以赞扬马克思、列宁、斯大林、金正恩,政治风险很低,可以忽略不计。

COVID-19肆虐全美,今天确诊数暴增到12万多。总统没有躲起来玩神秘,而是像年轻人一样风风火火,昼夜忙碌。今天总统做了一个英明决定:对大纽约地区的三个州不实施更严厉的戒严,而是让CDC出一个专业的出行建议,由各州配合执行。这个决定不是拍脑袋随便造出来的,而是基于科学与道义论证的。美国的科学水平,至少和朝鲜的政治水平拉平,所以我不怀疑那是一流的。道义上的水平,实际上很低,低的可怜,但还没有低到把人装进狗笼子里的水平(上个星期,南亚某国已发生了这样的事)。

昨天我谈到,由于朝鲜境内没有确诊的COVID-19,朝鲜是世界强国,金正恩与川普私交不错,因而有能力支援川普口罩。我在想,美国也是世界强国,是否考虑支援金正恩一些口罩?当然,这事仅限于私交层面,不能上升到外交层面。假如是外交层面:朝鲜会大张旗鼓地宣传朝鲜人民出于高度的国际主义精神援助饥寒交迫中的美国人民,让美国政府出面如何如何感激朝鲜政府雪中送炭,甚至把朝方要求的新闻稿发给美国国务院,让他们向全世界公告,两个强国如何如何携手共进,为维护世界和平和东北亚的安全与稳定共同努力。如果不接受他们拟好的新闻稿,就一个口罩也不给,让他们跪地求饶或者病死拉倒。当然,金正恩本人是有修养、有学问、正派的人,他是绝对反对那样做的。只是那帮太监狗腿子们为了舔主子的痔疮反而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丢尽了脸。为了一点点恩惠就逼着接收方谢恩的事,在某些文明古国是很普通的、常识性性的、天经地义的。但放在现代文明的普通意识形态里,逼人感激、逼人道谢,是很不要脸的事。

假如是外交层面:美国要憋足了劲鼓吹人道主义援助,鼓吹自由、民主、追求幸福等所谓的普世价值,等等。就那么几句套话,说了二百多年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新意。川普政府是否考虑对朝鲜援助口罩的事,目前还有两个国际政治障碍:其一,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至今没有对内、对外承认境内有任何COVID-19确诊案例。换言之,朝鲜和也门一样清洁:0疑似、0确诊、0死亡。因此,如果美国政府执意要推行口罩外交,就是违反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干涉朝鲜内政,侵犯朝鲜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那是朝鲜人民无法容忍的。其二,联合国安理会几个制裁朝鲜的决议(主要是2016年的第2270和2321号决议、2017年的2371和2375号决议)仍然有效。如不解除协议,美国政府无法公开地或秘密地给朝鲜送口罩。那怎么办呢?川总和金委员长私交不错。托人私下问问金委员长,如果委员长有需要,川总的私人代表可以通过第三国比如新加坡或越南或缅甸周转解决。川普是实在人。做生意的,有时会说错话,错得很离谱,但不习惯太监狗腿子那一套。他的班子里,都是做实事的。不一定做得很好,但比不做好。因此,在国际政治领域,川普团队也许会无意中做出丢脸的事,但不至于做出不要脸的事。

川普不是位最好的总统,也不是位最糟的总统。他是位一般以上的总统。什么是一般以上?若评论中学生,从班里随便抓出十个学生,有五位成绩不如你,你就是一般以上了。依此类推,从美国的四十四位总统里随机抓出十位,有五位业绩不如川普,他就是一般以上了。再说,孬好他已干了一届了,有了四年的经验了,应该越干越熟越干越好,而且COVID-19又一次给了他证明自己能力的机遇。因此,大器晚成这四个字,应该送给川普(1946),却不要送给比他还大四五岁的没当过总统的拜登(1942)和桑德斯(1941),虽然他们俩都挺能的。


您也许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