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制度是民主制度。运作公司,如不依章办事,很容易惹上官司。常见的针对高管的诉讼是违反了对公司和股东的信托义务。

股份有限公司(Inc., Co., Corp., Corporation, Incorporated)的高管主要是指董事(Director)、首席执行官(CEO)、副总(VP)、财务总监(CFO)和行政长(Corporate Secretary)或者虽无此类名分但可行使类似职权的决策者。

先看董事的义务。公司董事对公司及其股东有三个基本义务(也叫“信托义务”),一是关照,二是忠诚,三是保密。关照就是关心、照顾。关照义务,字面上很通俗,却是一个法律概念。在美国联邦和各州的判例法里,关照义务的标准是一样的,即:在类似情境中,一个合理、审慎的人会怎么做,你就应该怎么做。例如:某君带两岁孩子到河边散步,只顾打电话或者玩微信,孩子掉到河里溺水了。那么此君显然没有尽到对那孩子的关照义务。

同理,把公司的利益置于不合理的风险之中,例如没有做尽职调查就收购一个公司,让公司蒙受了损失,决策者就违反了对公司的关照义务。又如:开董事会时,你漠不关心,睡觉打呼噜,或者炒股,或者在微信群里闲聊,结果在表决时你根本没有考虑公司或股东的利益,你没有把股东交托给你的重任尽心尽职,这也违反了董事对公司的关照义务。

董事对公司的忠诚,与合伙人之间的忠诚或者夫妻之间的忠诚实质上是相似的。忠与不忠是不难鉴别的。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不忠,就是没有把忠诚对象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私大于公,就是不忠。在政府里干,以权谋私是对国家不忠。在公司里以权谋私,就是对公司不忠。你在外面也许兼职很多,也许因为亲朋好友的影响,在出现利益不一致的情况下,你胳膊肘往外拐,没有把本公司的利益放在首位,这就违反了董事对公司的忠诚义务。

保密义务和忠诚义务,虽有区别,但是很难分开的。未经对方同意泄露了对方让你保密的事项,同时也就违反了忠诚义务。同理,凡是违反了忠诚义务的,往往同时也违反了保密义务。因此,在某些情况下,忠诚义务包含保密义务。

董事为公司操心,也不能整天提心吊胆,无所作为,因而必须有一个保护界限。在美国联邦和各州的判例法里,这个保护界限叫“生意判断规则”,即:在履行职责时,如果你是知情的(informed),并且真诚(good faith and honest belief)地相信所做之事是出于对公司的最大利益,那么你就没有违反关照或忠诚的义务。但是,如果你凭直觉做决策,胆大妄为,不按常理出牌,你就无法说明你是真诚地相信你的举动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例如,你知道或者理应知道尽职调查的重要性而故意忽略之,或者你故意忽略一些基本事实的存在,就很难用“不知情”这个理由推脱责任。

与董事一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财务总监、公司行政长对公司也有关照义务和忠诚义务,也受“生意判断规则”的保护。区别在于违反义务的后果。

按照大多数州的公司法,公司的设立章程或内部章程里可以附加一个条款,豁免董事违反其关照义务、忠诚义务的赔偿责任。但公司的官员,即首席执行长、财务总监、公司行政长,则没有这个待遇。此外,法院对公司官员,在适用“生意判断规则”时,则从严解释。特别是在加州,公司官员必须更加谨慎地履行其义务,否则被告上法庭是迟早的事。

股东是公司的东家。管理者即管家,是伙计。伙计做了有违东家利益的事,东家当然要追究责任。这是常理。公司的董事或公司官员违反了对公司的关照义务或忠诚义务,任何股东都可以把他告上法庭。但是,为了充分发挥公司制度的优越性和管理者的创造性与积极性,各州公司法对这种诉讼都设了一定的门槛。例如:出现了损害公司利益的状况,董事会没有采取合理措施制止,股东必须先书面要求董事会采取措施,一定期限过后董事会仍未采取措施的,股东才可以代表公司采取法律行动。

在加州,要告高管违反了信托义务,原告有举证责任,证明如下要素:信托关系的存在,被告违反了信托关系产生的信托义务,被告之违反信托义务造成了原告的损失(Shopoff & Cavallo v Hyon (2008) 167 Cal.App.4th1489,1509)。信托义务是否存在是一个法律问题,即能否从成文法和判例法里找到依据。但是,是否违反了信托义务则是一个事实问题(Marzec v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 (2015) 236 Cal. App.4th 889, 915)。因此,在陪审团庭审里,法官决定是否存在信托关系,陪审团决定被告是否违反了信托义务。

违反信托义务的诉讼时效是3年或4年。涉及诈欺(fraud)或错误(mistake)的诉讼,时效是从受害方发现诈欺或错误时起3年。其他情况下,诉讼时效是4年。

*

阅读【祝良律师】其他文章请点击:
https://www.sayweee.com/article/u/15230
**
【祝良律师简介】
美最高法院律师、注册专利律师。加州执业律师。JD、LLM(知识产权)、MA(哲学)、BE(电子)。专业领域: 民商诉讼、信托地产、公司合同、专利商标、移民签证、劳工诉讼、刑事辩护等。办公室在南湾San Jose和三谷Pleasanton。
***
Copyright © 2015, 2020
大易律师事务所
DAHYEE LAW GROUP
San Jose Office
97 E. Brokaw Rd., Ste 310G
San Jose, CA 95112
(408) 329-7562 (中文)
(408) 359-5915 (English)

Pleasanton Office:
5776 Stoneridge Mall Rd., Suite 288
Pleasanton, CA 94588
(925) 478-3968 (中文)
(925) 304-6532 (English)
*
WeChat微信: US3539